緊湊的書架,逼仄的空間,空氣混濁,沒有座位,看書的人們或坐或蹲,在過道上捧著書本閱讀……傳統的書店讓人印象深刻。但記憶里的一切正在慢慢發生改變,提供簡單選書購書服務的書店正漸漸被明亮寬敞、有桌椅咖啡的“書吧”所取代。
  在深圳出版發行集團總經理尹昌龍看來,書吧跟傳統書店不一樣。傳統書店僅僅是賣書,但書吧有文化生活、創意講座等,對於讀者來講,書吧提供的是除了閱讀服務之外休閑、聚會、交流平臺等服務,以此,書吧的經營模式也發生了轉變。“贏利點增加了,也會讓紙質圖書業生存能力增強”。
  作為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頒佈的“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深圳可謂書店沃土。近期,書吧業態的西西弗書店在深圳連開兩家,重新開業的南山書城以23個主題特色書店的形式進行設置,深圳首家高校書吧麒麟書吧在南方科技大學正式開業……在電子閱讀新方式和網絡購書的衝擊之下,以“書吧”模式為代表的傳統紙質圖書生存在深圳迸發出頑強的生命力。
  書店轉型多了創意產品和人文活動
  深圳受臺灣和香港文化影響較多,大多數人知曉臺灣的“誠品書店”,卻很少聽聞過在西南地區大名鼎鼎的“西西弗書店”。
  事實上,誕生於1993年的西西弗書店是中國民營書店中的先行者與代表品牌。經過二十多年發展,旗下有Park書店、矢量咖啡、“不二生活”創意空間、“7&12閱聽課”兒童閱讀體驗空間、推石文化、《唏噓》雜誌6個子品牌,經營範圍涉獵圖書零售、圖書定製出版、咖啡飲品、文化創意產品等多個文化領域,並以閱讀體驗式書店為主要經營形態。
  定位為“大眾精品連鎖書店”,西西弗書店策劃總監胡磊告訴記者,“最初我們是在貴州遵義,後來我們跨越至重慶和成都,在成都與華潤合作的成功讓我們將書店拓展到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2013年底,我們選擇在東門開業首家書吧;今年7月,我們在萬象城的第二家店開業,這也是西西弗在深圳的旗艦店”。
  與記憶中的書店相比,西西弗書店顯得非常有設計感。簡歐、LOFT的特征明顯,深綠色的主色調,紅黑為輔色產生著極強的視覺衝擊力。柔和的平光源、聚焦的點光源在空間中交互錯落,配合層次豐富的圖書陳列,製造出濃厚的閱讀氛圍。
  在書店門口,王先生告訴記者:“它並非我們記憶中的那種書店,而是更像一個有書的咖啡館,難得的是它的書還能保持一定的水準,我總能在此找到想看的書,有時候即使不是為了買書來的,只要路過這裡,只要進到店里,也總能隨手買幾本書回家”。
  陳小姐則表示:“平時在萬象城都是買服飾或者吃飯,但西西弗開進來之後,逛街等位的閑暇,就會進來翻翻書,有時候也會專門和朋友約到這裡看書或者參加他們的活動,跟緊鄰萬象城的羅湖書城的閱讀體驗相比,西西弗愜意太多了”。
  近年來,隨著新興閱讀方式的興起,網絡購書的興盛,紙質圖書銷售一度困難重重,北京、廣州、上海等地堅守傳統經營方式的書店倒閉之聲不絕於耳,在深圳,成為一代深圳人記憶的深圳購書中心也於2013年年底停止營業,
  嚴峻的大環境面前,聰明的經營者已然開始轉型,以書籍售賣為根本的書吧紛紛出現,順應人們的休閑閱讀方式,轉型後的書吧增加了創意產品、人文活動等,增加了贏利點,讓書店擁有了複合型功能,精心打造的盈利模式為紙質書店探索出一條新路。
  新商業模式多種盈利方式齊頭併進
  4日,深圳出版發行集團旗下的首家高校書吧麒麟書吧在南方科技大學正式開業。
  和西西弗書店一樣,出版發行集團所要打造的新模式書店同樣希望能夠起到多重功效,依托出版發行集團的資源,麒麟書吧將提供融“閱讀、音樂、文創、飲食、文化沙龍”為一體的多功能服務。
  書吧或是未來紙質圖書售賣的最佳方式。尹昌龍認為,“書吧”的生存模式遠遠高於“書店”。
  複合功能的書吧如何實現造血自給?西西弗在深圳的探索或許可以提供經驗。胡磊介紹,一方面,書店對自己的圖書產品有著與書店定位匹配的選配。“書店與中國各種出版機構有長達二十年的共同成長基礎,同時西西弗與近千家出版機構保持著直接密切的業務往來關係,每年在大約30萬品種的出版物中,通過專業的買手團隊精選出十分之一的優質圖書,既保持商品豐富性,又保證商品精品性”。
  同時,書店的各個有針對性的空間運用,以及書店的人文活動,也為書店積聚客人起到了極大的作用。比如,邀請知名作家、音樂人及文化人進行講座或者交流。
  經過西南地區的深耕,胡磊總結出書店發展的兩大要素:一是市民的需求度,二是商業合作的考慮。
  在成都和重慶,西西弗與龍湖地產和華潤地產之間已經合作成熟,也正是因為成都萬象城的合作,讓西西弗觸及深圳,入駐了目前深圳最成熟最高端的華潤萬象城商場。
  “成熟商場人氣興旺,消費人群與書店客戶人群也大致吻合,我們再根據人群精準特征進行調整。比如已經開業的東門和萬象城兩家店就有所側重。”胡磊介紹,和東門分店的“青春氣息”相比,萬象城分店將更為“厚重”,凸顯了西西弗“打造Park書店”的理念,在這家分店中,設置了“矢量咖啡館”、“不二生活創意館”,以及專門為兒童設置的“7&12閱聽課”兒童閱讀體驗館。
  “選擇店址我們也要求看附近業態。比如東門店,我們選擇與一些優質餐飲企業為鄰,當食客們等位的時候,就會到書店來看看。二者形成互補。”胡磊說。
  儘管多種經營的模式讓書吧的贏利點增加,值得一提的是,與其他行業相比,圖書仍是個微利行業,單憑售賣圖書和產品讓書店的生存壓力仍然很大。
  書店與商場互惠互利的優勢就在此時凸顯出來。胡磊介紹,書店豐富商場業態的多樣性、提高商場品位和口碑的同時,商場也會對書店租金進行減免,有一些商場甚至給予書店零租金的優惠。
  尹昌龍也透露,南方科技大學也給麒麟書吧提供了免租金的場地及水電方面的優惠,極大地減輕了運營成本方面的壓力。
  書吧新體驗“對抗”網絡和電子閱讀衝擊
  隨著互聯網購書和電子出版閱讀方式的興起,傳統紙質書籍銷售受到衝擊的話題已久。書吧模式的發展是否同樣受到影響?
  尹昌龍認為,衝擊是有,但並非絕對。“目前傳統紙質圖書和點子出版仍處於拉鋸階段,新閱讀並不能完全取代紙質閱讀。因為從目前看來,紙質出版銷售都是增長甚至出現反彈的情況。在歐洲和美國一度有很多人倡導重回紙質書本閱讀。未來的發展很難判斷,但目前看來,紙質書還有很多電子書無法取代的東西。比如電子屏幕對眼睛的傷害,閱讀習慣的改變,這是一個綜合考慮的因素”。
  “目前人們對閱讀逐步出現了分類,新閱讀主要集中在新聞、娛樂信息這樣的淺閱讀上,而深度閱讀和經典閱讀大多數還是通過紙質閱讀來實現”。這也為書吧存在提供了條件。尹昌龍表示,越來越多的人把讀書當成一種生活習慣,讀書的目的性在降低,休閑功能在增強,“人們更註重閱讀的休閑需求,書吧正好能滿足這個休閑需求。人們在書吧里不僅可以看書,還可以休閑和交流”。
  在尹昌龍看來,也許隨著商業模式的變化,慢慢變成書完全不掙錢,但只憑著咖啡掙錢也有可能,“書吧的存在就變成了一種生存方式,那些原本是移民的人們變成了市民,原本只為生存打拼的人有了生活後的一種需求。”未來,新業態的書吧還會更加普及,出版發行集團也將實踐“一區一書城、一街一書吧”的戰略部署。
  從貴州出發,跨區域發展,深圳成為西西弗進軍一線城市的首選。胡磊認為,除了商業合作的關係外,深圳也確實是閱讀氛圍極好、市民閱讀需求極大的城市。“深圳年輕人較多,整體素質較高,人們對讀書非常重視。購買力和需求都非常旺盛”。
  胡磊發現,跟成都和重慶相比,深圳人對實用性的書籍仍然比較註重,在深圳賣的最好的是財經類和生活管理類的圖書,由於生存壓力太大,人們對於輕鬆的生活類圖書也青睞有加。“關於種植、旅行和烘焙的書賣得很好,我們也針對這些讀者舉辦一些作者的分享活動”。
  根據胡磊的觀察,文學作品在深圳也賣得比較好。另外一些涉及兒童類的圖書家長和小朋友都有很強的購買力。“中年人的書籍和兒童的書籍是最好的部分,這兩部分甚至都不太受到網絡購書的衝擊,尤其是兒童繪本”。
  深圳幾家西西弗書店的銷售額都令人滿意。胡磊透露,以萬象城西西弗為例,7月份開業後,第一個月書和創意產品的銷售額達到100萬左右,在所有西西弗書店銷售排行里名列前茅。
  “對於深圳的讀者和市場我們非常看好,因此我們也在進一步拓展新店。10月,西西弗在cocopark將有第三家店開業。未來我們在深圳將會達到十家店的總量。”胡磊表示。  (原標題:傳統書店變身書吧)
創作者介紹

三國之見龍卸甲

pw58pwii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